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35|回復: 3

[數學] 分享-中學古文嘅學習資料-怨歌行 (6)

[複製鏈接]

159

熱心值

51

貢獻度

233

幫幫幣

秦朝人

Rank: 5Rank: 5

發表於 2018-1-23 11:49: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怨歌行    班婕妤
新裂齊紈素1,皎潔如霜雪。
裁為合歡扇2,團團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飊奪炎熱3。
棄捐篋笥4中,恩情中道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59

熱心值

51

貢獻度

233

幫幫幣

秦朝人

Rank: 5Rank: 5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1:50:14 | 顯示全部樓層
一、作者簡介
       班婕妤,名不詳,樓煩(今山西朔城區)人。班氏為班況之女,班彪的姑母,班固的祖姑。漢成帝初年,班氏入後宮,初為少使,後冊封為婕妤。班婕妤不僅貌美,且有才德,很得漢成帝喜愛。後趙飛燕入宮,班婕妤逐漸失寵,供養於長信宮。班婕妤的作品很多,但大部分已佚失,今僅存《怨歌行》、《自悼賦》、《搗素賦》三篇,也有疑是偽作。

二、背景資料
       這是漢樂府中的一首。按《樂府詩集.相和歌辭》所載,此詩傳為西漢成帝的女官班婕妤所作,但劉勰《文心雕龍.明詩》篇已經說「成帝品錄,三百餘篇,朝章國采,亦云周備,而辭人遺翰,莫見五言」。明白指出漢成帝時尚未見到有作者署名的五言詩。由於五言詩的形成大致是在東漢,這首詩不可能是班婕妤所作。唐李善注《文選》引《歌錄》也只說是「《怨歌行》,古辭。」不過因為班婕妤曾得寵於漢成帝,後來又被冷落,這一附會顯然與此詩內容為棄婦之怨有關。漢代婦女被丈夫及其家庭隨意休棄的風氣較盛,漢古詩《上山採蘼蕪》,《孔雀東南飛》都反映了這類社會問題。這首詩也是以一個怨婦的口吻抒發自己被拋棄的悲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59

熱心值

51

貢獻度

233

幫幫幣

秦朝人

Rank: 5Rank: 5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1:52:00 | 顯示全部樓層
三、注釋
1.        隅:方。
2.        自名:本名。羅敷:古代美女的通稱。
3.        蠶桑:養蠶和採桑。
4.        青絲:青色的絲繩。籠係:放桑葉的籃子上的絡繩。係:粵[繫],[hai6];漢[xì]。
5.        桂枝:桂樹的枝條。籠鉤:籃子上的提柄。
6.        倭墮髻:又叫墮馬髻,髮髻歪在頭部一邊,似墮非墮,是當時一種時髦的髮式。
7.        明月珠:寶珠名。這裏指用明月珠做耳環。
8.        緗綺:杏黃色有花紋的綾子。下帬:裙子。
9.        上襦:上身的短襖。
10.    下擔:放下擔子。捋:用手指抹過去;粵[劣],[lyut3];漢[lǚ]。髭:口邊的鬍鬚;粵[之],[zi1];漢[zī]。鬚:下巴上的鬍鬚。
11.    帩頭:包束頭髮用的紗巾。著帩頭:指少年下意識地重戴頭巾,整理自己的外表。帩:粵[俏],[ciu3];漢[qiɑ̀o]。
12.     但坐:只是因為。
13.    使君:東漢時對太守、刺史的稱呼。
14.    五馬:太守所乘的車馬。踟躕:徘徊不去。
15.     姝:美女。
16.     謝:請問。
17.    寧可:可願意。共載:和使君一起登車而去。不:通「否」;此處協韻可讀平聲。
18.     前致辭:向前回話。
19.    一何:多麼。
20.    東方:夫婿做官的地方。千餘騎:形容夫婿隨從很多。騎:粵[冀],[kei3];漢[jì]。
21.    壻:即「婿」。上頭:前列。
22.    何用:用甚麼。識:識別。
23.    驪駒:兩歲的黑色小馬。
24.    黃金絡馬頭:馬頭上套着金色的籠頭。
25.    鹿盧劍:劍柄用絲絛纏繞成轆轤狀的劍。
26.     直:值。
27.    小史:古代衙門中地位低下的小吏。
28.     朝大夫:朝廷上的大夫。
29.    侍中郎:是一種在本官之外特加的榮譽頭銜,有此榮銜可出入宮禁。
30.    專城居:相當於州牧、太守的一城之主。
31.     潔白皙:皮膚潔白。
32.    鬑鬑:鬍鬚稀疏的樣子;粵[廉],[lim4];漢[liɑ́n]。
33.    盈盈:步履穩重的樣子。公府步:官府中人踱方步。
34.    冉冉:形容步態舒緩的樣子。趨:小步快走。
35.     殊:與眾不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59

熱心值

51

貢獻度

233

幫幫幣

秦朝人

Rank: 5Rank: 5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1:52:39 | 顯示全部樓層
四、賞析重點

      漢樂府有相當部分是敍事詩,其特點是採用第三人稱的視角,通過簡單的敍述和人物的對話,聚焦於一個故事的片段或一個場景,以揭示某一類社會問題,但沒有具體背景的展示。這首詩記敍了一位美麗的採桑女機智勇敢地拒絕太守調戲的故事。前半首着重刻劃女主人公的美麗,後半首則展開她與太守的對話,正體現了漢樂府敍事的這一特點。但與一般漢樂府的質樸簡短相比,這首詩篇幅較長,鋪敍較為詳贍,詞采也較為華麗,藝術表現的技巧更高。

       前半首沒有把重點放在採桑的敍事上,而是分三個層次,採用正面描寫和側面烘托兩種手法,着力讚美女主人公羅敷超群脫俗的美麗。開頭先寫太陽從東南升起,照耀着秦氏的樓房,然後才點出秦氏樓中有一位美好的女子,名字叫做羅敷。美麗的容華與燦爛的朝日交相輝映,使主人公一出場就給人以朝氣蓬勃、光艷照人的鮮明印象。然後只用兩句簡單地交代她到城南郊外採桑的過程,接着再在四個排比句中夾兩句對偶,鋪敍她的裝束之美。先誇張其採桑所用的籠子的精美,以青絲繫住裝桑葉的籠子,以桂枝作為籠子的鉤子,這個特寫突出了女主人公採桑女的特徵。然後將視線轉到她的頭部,點出其髮髻的式樣和明珠做的耳垂;再描寫她身穿綠綺和紫綺的裙襦。這樣的裝束令人聯想到她身處一片嫩綠桑林之中的背景,更顯得樸素自然、青春煥發。

        在正面渲染之後,以下再用映襯法,用路人看見羅敷的反應來烘托她的美。六個排比句勾勒不同的旁觀者被羅敷吸引的不同動作和情態:行人見了羅敷,放下擔子,捋着鬍鬚,這是長者對美的欣賞態度,淳樸而愉悅;少年人見了羅敷,要脫掉帽子,重新整理包裹髮髻的帩頭,這是一種情不自禁的動作,因為「著帩頭」顯得活潑青春一些,這是同齡男子被美女吸引時下意識的反應。而耕田的和鋤地的人見了羅敷,則都忘記了手上的犁耙和鋤頭。然後再用兩句總結以上不同反應的結果:歸來時互相埋怨,都歸罪於只顧觀看羅敷的忘情。這一段將羅敷之美的誇張推到高潮,既生動地刻劃了不同年齡層的觀者為美所吸引的不同情態,又表現了鄉民們欣賞美女的淳樸無邪。這就為下文使君的出場做足了鋪墊。

       使君出場的敍述也很簡略,「五馬立踟躕」一句既寫出他的排場,又暗示了他為羅敷所吸引的心理。以下展開兩層對話,先是使君所派的吏對羅敷的問詢,補充了前半首沒有交代的羅敷的年齡;然後是使君要求羅敷上他的馬車,「寧可共載不」一句令使君的邪念暴露無遺。以下全部都是羅敷對使君的回答。

        羅敷的對答直接了當地指斥使君的愚蠢,大義凜然地說明使君自有妻子,羅敷自有丈夫,不應亂俗的意思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但如果羅敷的丈夫只是一個平民百姓,她仍然避免不了被使君強佔的命運,因此以下一大段展開了她對羅敷之夫的具體描述:先說如何辨識她的丈夫:在東方千餘騎的簇擁之中,那個騎着白馬,後面有騎黑馬駒的人跟隨的就是他。他的馬絡用黃金織成,他所佩帶的鹿盧劍價值千萬錢。這八句將這個丈夫渲染得聲威煊赫,形象鮮明,一下子就以其排場氣勢壓倒了使君。然後再細述她丈夫升官的經歷:採用十五、二十、三十、四十等年齡序數,可以大跨度地在幾句話裏概括人物的成長歷史,又富有詩的節奏感,這是漢樂府敍述的特點。這個年齡序數還突出了羅敷之夫升官的快速,這就又以其夫從朝廷到地方的權勢壓倒了使君。最後再對其夫的外表儀態補上一段:他皮膚白皙,略有鬍鬚,平時走路邁着公府的四方步,儀表文雅而有威嚴。這樣一個人物自然受到數千人的讚美,都誇他與眾不同。作為一個妻子,對丈夫的忠貞當然不會僅僅限於他的官位勢力,更重要的還有與美女相般配的儀容為人。因此最後一段誇夫是從羅敷自己的感情着眼,強調她所愛之人的無與倫比。說到這裏,拒絕使君的理由已經說得十分充足,因此無須再寫使君的反應,羅敷的勝利已是勢在必然。

         從章法來看,羅敷誇夫這一段的筆調與前半首讚美羅敷的美貌相呼應,也是採用三個層次,用詳贍的鋪敍將其夫的威勢儀態渲染到極致,只是前半首採用旁觀者的視角,而後半首主要通過對話,這就使全詩在敍述手法的變化中見出結構的對稱之美。

         但後半首詩裏這個「夫婿」顯然是機智的羅敷虛構出來的人物。使君既然企圖利用自己的地位來誘惑羅敷,那麼羅敷造出一個比使君更威風的丈夫,正可謂是針鋒相對。一個採桑女為了維護自己凜然不可冒犯的人格和尊嚴,用這樣的方式來對付使君的淫威,應屬於民歌作者的誇張和浪漫幻想,但也不是沒有現實的依據。因為故事發生在太守巡縣的特定場合,太守的本來職責是下來「觀覽民俗」,雖有邪念,還不得不維持表面的禮儀,不能做出過分越軌的舉止。因此這首樂府詩也可以看作一幕用輕鬆活潑的幽默調子演出的抒情喜劇:羅敷歷數丈夫步步升官的經過,誇耀他的排場和文武雙全,甚至細緻刻劃他潔白有鬚的外貌特徵,形容得越是詳盡真切,就越是容易教使君相信這個夫婿的存在。而在旁觀者看來,越是虛構得活靈活現,煞有介事,就越見出羅敷的聰明,也就越能產生強烈的喜劇效果。因此全詩寫到「皆言夫婿殊」便陡然煞住,故事也自然在觀眾的大笑中收場了。

        如果與漢代士大夫文章中所描寫的採桑女加以比照,更可見出這首樂府詩的思想意義。漢初大賦的著名作家枚乘曾寫過一篇《梁王菟園賦》,其中描寫的採桑婦不但沒有羅敷的人格操守,而且是勾引路人的蕩婦。她們甚至不顧「桑萎蠶饑,中人望奈何」,而「見嘉客兮不能歸」。也就是說,只要見了有錢有勢的客人就不想回家,以致不惜丟下養蠶和採桑的本業,不管家中人的盼望。可見在漢代士大夫心目中,桑間陌上的女子是可以隨便調戲的。相比之下,《陌上桑》裏創造的這個羅敷作為民間文學中的婦女形象的代表,就更顯得可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 手機版| 小黑屋| 家長幫

GMT+8, 2019-9-17 12:36 , Processed in 0.0444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